桑榆末光

个人生活碎碎念,关注须谨慎。

D3
你所站立的地方就是你的国家。

(建川博物馆建于2005年,在提出14年抗战之前,就把时间线拉到了1931年;再而,就连刘湘,也在版图上占据了一尺之地。
整个广场宏观来看就是一幅中国地图,每一位战士所站立的地方就是他们牺牲之处;也有作为副线的排列,例如蒋委员长站立的是重庆,张学良站立的是西安。
去的时候恰巧落日西斜,偶然间发现广场的西部对应的是版图的西部,所有铜像面向广场的东方,中国的东方。)

D2
唯愿在剩余光线面前,留下两眼为见你一面。

D1
往事留旧城,铺展了风景,世上客机大可带我逃命。

何宝荣的重头来过其实有两个意思。
“不是变化你的生活习惯,比方说戒烟或者戒酒,也不是改变声线或者容貌。
而是将你曾经送到对方手中的那一半生命割舍掉。
这样,你就残缺不全了。
日后会不会痊愈长肉?不知道。将来是否会变得更加完整健康?也许会。
但至少,你成了新的一个人。”

唯愿在剩余光线面前,留下两眼看你一面。仍然能相拥才不怕骤变,但怕思念。

【整理】
写无意义的文字,暗无天日。
好似一条鱼,下意识地吐着泡泡。

“24小时便利店也往往成为观察和体现现代城市生活复杂性的窗口”
想起王家卫《春光乍泄》。
黎耀辉孑然一人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打拼攒钱回香港,下班后在便利店买一个草草的三明治了事。楼下的便利店也因黎耀辉,何宝荣两人下楼买烟的争执,见证了这对同性恋人在异国的孤独与落寞,猜疑与迷茫。
全家有一句广告词:“全家就是你家。”
这种由经济交易拼凑出来的家的虚幻温馨,或许灯火通明之下是灯火阑珊的落寞,内心小兽般的呜咽;或许它在更残酷地告诉我们一个事实:我们没有家。